走在剣尖上的「燕」——劉燕儀

每個人都會經歷挫折,經歷風雨,有些人會選擇逃避,有些人會選擇放棄,但有些人卻能無懼風雨,越走越遠!

澳門第一位,也是唯一一位輪椅劍擊運動員,現時世界排名 13 的劉燕儀,用堅定的眼神,時刻上揚的嘴角告訴我們,她與我們一樣,甚至比我們更加樂天!

她覺得,傷殘人士,其實也不用自卑,更需要培養自理能力,其實也不需要覺得失去自尊心!

Info:

劉燕儀:現時輪椅劍擊世界排名 13 ;

澳門第一位亦是唯一一位輪椅劍擊運動員;

於大學時發現左腳脛骨患有腫瘤;

Q1、從小就喜歡運動,你是在怎麼樣的情況下接觸到劍擊運動的?

V:確實是從小就喜歡運動,自己像個男生一樣很活躍,也比較粗魯。到了初二,因為學校的興趣班,便開始接觸劍擊這個運動。一開始是因為同學說不如去玩一下,便一起玩了。也並非一開始接觸劍擊就愛上了這個運動,只是因為當時很小的時候就成為了代表隊出去比賽,但是因為投資在器材上的費用太大,於是硬著頭皮一直練下去,直到大學才慢慢淡出。

Q2、在澳門多人玩劍擊嗎?你很快就成為澳門劍擊隊代表,當時年紀輕輕,心態是怎麼樣的?(想贏?想弄出名堂?)

V:其實在早期,澳門是很多人玩劍擊的,都有很多校際的聯賽,玩劍擊的多數為學生。當我成為代表隊時,在澳門的比賽,我幾乎都能拿到第一第二名的好成績,但是當我離開澳門到外面比賽,我就發現我很難能夠贏了,畢竟其他地區的選手訓練都是很有規律,很有系統的。不像澳門的劍擊運動員,只是放了學後去練習一下。

Q3、在大二時卻發現左腳脛骨有腫瘤,那時候的心情是怎麼樣的?

V:當時在澳門劍擊屆裡面都少有名頭,那時候我最開心的是與隊友一起打團體賽。但是當我大二的暑假去做檢查的時候,我自己拿著檢查報告,我真的覺得是晴天霹靂。當醫生跟我分析的時候,我感到很害怕。拿著報告,我打了個電話給朋友,朋友也很好地趕來身邊,大家坐在白鴿巢公園,一起商量如何跟家人解釋這件事,我真的不想他們擔心。

Q4、在手術及康復期間,是否有想過放棄?

V:我只有想過一次放棄。還記得那是第一次做完手術,醫生跟我說只要 100 天,骨頭就能夠長好了,然後就可以再站起來了。但是到了複查的時候,又發現腫瘤復發了,那時候醫生就說可能要截肢或者換骨。但是那時候我自己就找到了北京的一家很出名的醫院,於是聯繫上了,就又飛到了北京做手術。但是那時候已經是需要把膝蓋的骨頭拿出來,換成金屬骨頭了。之後又住了一個多月的醫院,其後回澳門過年,休養了很長的一段時間,誰知道那時候又再次復發了。那是我就覺得十分的氣餒,已經是全國最出名的醫生幫忙做手術,已經把骨頭都換了,但還是復發了。那時候我說了一句:“很想放棄……”其實這只是我無意中說出的一句話,但是我後來看回朋友的日記發現,原來當時朋友聽到我說這麼一句話是有多麼擔心,因為覺得我一個這麼樂天的人,竟然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。但是後來還是收拾了情緒,繼續治病。

Q5、遇上這個挫折,你是怎樣面對,怎樣克服的?是什麼令你再次拿起這支「劍」?

V:我覺得是因為朋友,他們的陪伴與安慰,讓我有了信心。那時候我做手術,他們整晚不睡覺,早上 7 點多到了醫院,在我被推進手術室的路上,不斷跟我說加油,由於我的病房在 11 樓,手術室在 3 樓,他們無法進入電梯,於是便跑到 2 樓,在手術室外等候我出來。是他們讓我更加堅強堅定。

至於再次玩起劍擊,那是因為當時我長期住院,剛好認識一個也長期住院的病人,他向我推薦了他的一位朋友,是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裡工作的,就跟我說他們也有意願開展輪椅劍擊活動。但是那時候我還是沒有任何的計劃,因為很多時候都突然需要住院,所以都不敢計劃任何的事情。直到 2011 年最後一次在香港做完手術,把整隻腿的骨頭都換了,就開始康復穩定了。之後就跟傷殘人士協會那邊在聊如何開展輪椅劍擊這個活動。但是那時候什麼設備設施都沒有,也不知道如何進行,後來聯絡到香港一位著名的輪椅劍擊運動員,便獲邀到香港進行觀摩,之後再逐步摸索。

Q6、現在成為輪椅劍擊運動員,你覺得與以往相比,有什麼不同?

V:當時馬上訂製了器材,並到上海進行了一個月的訓練。練了一個月之後就去打世界杯,之後就一直到現在了。如果問到與之前正常的劍擊相比,其實卻別很大的,但這是到了後期,我對輪椅劍擊深入了解後才知道的。因為正常的劍擊,運動員大概六七成的功力會放在腿上,他們可以靠移動來制定比賽的方式,但是輪椅劍擊則固定在輪椅上,雙方距離上沒有變化,只能靠腰給手的靈活性,其實難度更大了。特別是現在在外面參加世界性的比賽,對手的身形比較強壯,所以對於自己來說也是更加的困難。

Q7、在倫敦殘奧會上,你戰勝了兩位世界排名前十的種子選手,那一刻的心情如何?

V:其實不算得上是開心吧。因為那時候壓力真的很大,2011 年才開始練輪椅劍擊,一年都不夠就去參加奧運會,對手都是那些練了十年以上的選手。而且當時自己沒有教練、沒有隊友,比賽時對手的教練在後方現場指導,但是我就只有一個人,所有事情都是靠自己,沒有人可以幫得了我。所以比賽完了之後,那一刻我終於覺得,我可以松一口氣了!

Q8、關於朋友與對手?

V:因為澳門只有我一個人玩輪椅劍擊,所以我更多的時候我是在國內,或者香港進行訓練,也認識了很多的朋友。他們都很好地教我怎麼去打比賽,教我一些技巧,這是澳門沒有辦法能夠訓練到的。現在我與他們都有很深的友誼。

問到如果在場上朋友這些教過自己的朋友,當朋友變成對手會怎麼樣?其實大家都知道一句話:“上場無父子”!但是我這次在國內的全運會上,對著一個我最初在上海練劍時毫無保留教我的一個上海女孩,我真的手軟了。而且我知道她剛剛動了手術,以前看見她還能走路,現在就真的只能夠用拐杖和輪椅出入,我真的不忍心,整個人都手軟了。其實就像澳門人一樣,心地很善良,比賽時面對自己的朋友也不能夠狠下心去。

Q9、你在今後會有什麼打算?會備戰明年的殘奧會嗎?

V:現在也不停地在參加比賽,希望能夠打夠一定的積分進入 2016 的奧運會。因為現在世界的劍擊水平越來越高了,對我來說也越來越難打了。暫時的目標就是能夠走到一定的世界排名,能夠打進 2016 年的奧運會,但是如果達不到這個目標,我也覺得沒有遺憾了,畢竟自己都已經努力了。至於 2016 年之後,我希望可以退役了,不以比賽為主的運動生涯,希望可以是較為輕鬆環境下進行,平時教教小朋友玩,那也不錯!


38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ADVERTISEMENT

Advertisement-03.png